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山东济南户外踏浪风行户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02|回复: 1

驴友的生态圈

[复制链接]

197

主题

1

好友

1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7-1-10 16:01:22 |显示全部楼层
百度 驴友生态圈 点我


驴友的生态圈2016-5-10 9:58:19 来源:山东商报
         一个背囊,一根登山杖,驴友们就能完成一次驴行。在他们 的江湖里,红布条是向导,呐喊是对话,不丢垃圾、禁止烟 火更是铁律。如今的驴行,已然有了自己的生态圈。文/记者 玄晓霞 图/记者 陈建伟

  【探路者】深山野外摸爬滚打

  8日下午,等到最后几个驴友到达大巴车前后,“头驴”踏浪(网名)接过“尾驴”卧龙(网名)手中收集的红布条,吆喝所有队员上车。“走喽走喽,原车原座!垃圾带走,别丢了咱的驴脸哈!”踏浪的声音中气十足,上车的人群发出一阵哄笑,踏浪也跟着哈哈笑起来。带队7年,对于当天8-12公里的“弱线”的引导和管理,踏浪和搭档已经得心应手。

  大约在2006、2007年,踏浪开始跟着身边的驴行达人一起出游。此前,农民出身的他已经爬遍了济南西郊的山头。农活不忙的时候,他还会跨上摩托,来一场骑行。渐渐地,他走的路越来越远。

  2009年,踏浪开始带队,每次带队前,他都得背上行囊,跨上摩托好好把路探上一番。为了把自己探到的路况和风景展示给同伴,他经常一手扶着摩托车把,一手举着手机,开始一路的记录。

  踏浪拿出去年3月30日探访山头的一段视频,视频里夹杂着摩托车的轰鸣,画面随着山路的颠簸不时“动荡”。过了几分钟,一阵剧烈的震颤和噪音后,视频戛然而止。“你猜后面怎么着,我录着录着走了神,从车上摔下来了。”踏浪嘿嘿笑着,好像这样的探路风波,只是个值得乐呵的趣事,与磕绊、伤痛无关。

  7年下来,有过无数次探路的踏浪对泰山周边的所有的路都已烂熟于心,哪里产蜂蜜,哪里是下山的近道,踏浪如数家珍。渐渐地,他不需要再探路。只要确定是跑长线还是短线,他就能在脑海中迅速导出几类路线。


  【驴友圈】不问姓名和职业

  每次探完路或确定了路线,踏浪就到论坛上发布即将到来的旅行计划。还得联系几个熟路的“老驴”,商讨带队事宜。“比如周日出行,周四、周五基本就得确定大体人数,赶紧租车,然后安排分工。”

  5月8日跑马岭穆柯寨的8.5公里驴行活动开始前,踏浪和往常一样和伙计们紧锣密鼓地安排着。“这次还是我带队,队伍中段‘快乐’大哥、‘安心’大姐盯一盯,‘卧龙’在后面收队。”他口中提到的全是网名,在“驴圈”,“不问年龄和工作、不问收入和住址、不问婚姻和健康”的“三不问”原则,早就是不成文的规定。

  按照计划,班车自东向西,分别在洪楼广场、燕山立交桥西北角、经十路建设路、市立五院、党杨路附近停靠,最早的乘车点需要在6:30上车。而负责管理的老驴们,需要更早跟司机碰面,好提前组织人员上车。发布报名公告时,驴友们需要按要求上报自己的网名、上车地点、乘车人数和电话,发车前一天,驴行管理者就掌握了每一站应该上车的人次。尽管如此,“过期不候”和“放鸽子”者追缴车费依然是驴圈铁律。

  驴行的发车队伍总是早早出发。8日早上6:40,燕山立交桥西的站牌处就伫立了不同路线的驴友。他们手持登山杖,背着行囊,在候车点扎堆等待。燕山立交桥西,早已是驴友的热门乘车点。和燕山立交桥西这样的发车点类似,花园路与东外环十字路口、省体、八一立交桥、市立五院都是常见的驴友候车点。“济南马上进入旺季,像这样的发车,每天能有上百辆,周末、节假日更多。”

  记者在QQ 群“群查找”处输入“济南户外”后,便搜出了接近200个QQ 群。山东户外联盟发起人“随哥”告诉记者,每个群、甚至几个要好的驴友都可能组成团体,完成从发布消息到带队成行的驴行。


  【在路上】红布条的位移

   8日上午9:00左右,驴行队伍来到双泉镇隋家峪附近。

  “今天是弱线,不分强弱小组,统一跟着大队走,所有人跟着红布条走,有问题随时带着对讲机的驴友叫我,中间实在走不动的,用对讲机向前传话,我给你安排安全的近道。”说完,踏浪把成捆的红布条扛上肩,开始带队出发。

  接近100人的队伍,因体力差异被拉得很长。每走到拐弯处,踏浪会从肩上成捆的红布条里抽出一根,系到一个树枝上。

  “我们没找到红布条,在哪拐?”对讲机里,安心大姐有些焦虑。

  “你们走过了,调头往回走10米,左手边拐上来!”幸好在高处能看到队伍,加上有对讲机,踏浪及时喊住了队伍。“谁解下了红布条?大家不要解,咱们有收队的伙计专门解!”队伍的最后,尾驴卧龙带着最后的驴友,寻找布条。

  队伍在行进,头驴踏浪肩上的布条越来越少,尾驴卧龙肩上的布条越来越多。红布条在两人肩上的位移,意味着整个队伍的行进。

  队伍临近尾声时,几个强驴申请再“赠送”几公里,踏浪安顿几个老驴带领大伙下山乘车,然后带上红布条,领着强驴们又朝着前面的一个山头走去。卧龙跟在强驴们的身后,继续收队。


  【新驴友】 老驴们的责任

   “啊-嗷——”走到半山腰,踏浪回头看到队伍里出现了中断,他冲着后面喊了一声。

  “啊-嗷——”后面的队伍回应着,像是证明自己没有掉队。在驴圈,这样呐喊式的对话充满了关照和乐趣。

  “这儿有新鲜的槐花,走得慢的没有喽!”队伍前段的驴友向后面的人群吆喝着。一路上,过了花期的槐花落得漫山都是,驴友只能嗅到槐花香。对随行的驴友来说,新鲜的槐花充满诱惑。

  头驴并不是始终站在队首开路,遇到崎岖难行的地方,他必须停下来亲自护送所有驴友一个个“过关”。

  在向穆柯寨主峰“挺近”时,必须攀爬一块巨石。光滑的石壁看上去没有任何抓手,巨石与旁边石头的缝隙成了唯一结实的落脚处,但这上面也布满了风化的碎石。老驴们收起登山杖,别到背包后,开始灵巧地攀爬。毫无经验的新驴们,开始大眼瞪小眼。

  “手脚并用不丢人!”踏浪看似轻松地逗乐吆喝着,眼睛死死盯着岩壁上的每个人。“爬上去的先等会,别急着走。”驴友互相搭把手,依次翻过岩壁。后面的队伍还没跟上,踏浪冲着半山腰又喊了一声“啊-嗷——”。得到回应后,他一个健步,翻了上来。

  山间开始飘小雨,卧龙催着最后的队员加速。“不可降解的垃圾,咱一定带走!”看到驴友包里掉出了塑料袋,卧龙走上去捡起来。“咱注意事项里写了,走路不观景、垃圾带下山、禁止烟火,不能丢了咱的驴脸!嘿嘿!”

  “我今年66岁,爬山四年了,以前逛景区,时间长了总觉得不尽兴,一次遇见这样的队伍,才知道有驴行,现在济南附近叫上名字的山我基本都去过了。”66岁的河友坚持走完了强线,一路上他端着相机,笑语盈盈地给大伙拍照。“户外很纯粹,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,大家啥话都说,啥玩笑都开,乐呵呵地一天过去了,还能锻炼身体,身体累点,心里轻松!”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Archiver|手机版|济南户外踏浪风行户外   

GMT+8, 2018-10-15 19:41 , Processed in 0.171883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